<dl id="px3ea"><s id="px3ea"></s></dl>
  • <dl id="px3ea"><ins id="px3ea"></ins></dl><output id="px3ea"></output>
    <dl id="px3ea"></dl>
    1. <output id="px3ea"><ins id="px3ea"><nobr id="px3ea"></nobr></ins></output>
        <li id="px3ea"><ins id="px3ea"><nobr id="px3ea"></nobr></ins></li>
      1. <output id="px3ea"><font id="px3ea"></font></output>
      2. <dl id="px3ea"><font id="px3ea"><nobr id="px3ea"></nobr></font></dl>
        <dl id="px3ea"></dl>

        <dl id="px3ea"><bdo id="px3ea"><nobr id="px3ea"></nobr></bdo></dl>
        <dl id="px3ea"></dl>
        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闲臣风流 > 第二百零四章 年末岁考要出差
            听唐顺之这么一解释,周楠也想明白了这个道理,道:“小子好高务远,唐公教训得是。”

            他心中也是震撼,还真没想到苏州王家人这么能考,真是一门祖孙四进士啊!对了,他的儿子好象叫王士骐,万历十年江南乡?#36234;?#20803;,十七年登进士,与睢州袁可立、云间董其昌同科。授兵部主事,任至礼部员外郎,后署吏部郎中。

            这王家是非人类啊!

            看来,王家在教授子弟学业是很有一手。

            或许,在王世贞的亲自指导下,自己说不定就考个举?#22235;兀?br />
            唐顺之哈哈大笑:“其实,元美?#38405;?#37027;首似此星辰非昨夜、为谁风?#35835;?#20013;宵甚是?#19981;丁?#21482;?#36824;?#20182;已经拿你当心目中最?#37070;?#30340;学生,如何肯在外人面?#30333;?#22840;。”

            二人又说了些话,周楠问唐顺之身子可好些了。

            唐顺之见他满面关切之色,心中也是感动。道已经大好了,精神也比以前旺健。只是,?#25103;?#27599;餐无肉不欢,子木你让我多菜少肉,甚是难受。

            不觉,周楠已经在唐顺之府上呆了一整日。

            堂堂南京户?#21487;?#20070;,这次来京陛辞,手头不知道又多少公务,又要会见多少要人,周楠自然不好再耽误他,适时起身告辞。

            唐顺之亲?#36234;?#20182;送到大门,有叮嘱他用心读书,好好考个功名,二人这才分别。

            周楠回到自己家中,就?#26377;渥永?#25277;出一封信件递给早已经等在?#21592;?#30340;朱聪浸:“呶,给你。”

            朱聪浸:“这是什么?”

            周楠:“还能是什么,自然是唐公给你浑家写的信,劝合你们夫妻,你还不快快回去!”口边只差说一句“快滚?#21834;!?br />
            朱聪浸大喜,欢呼一声:“终于可以回家了,多谢子木,多谢子木,大恩不言谢。他日必有厚报。”

            周楠见他欢喜得快要哭出声来的样子,心中鄙夷。嘲讽道:“朱兄,你这几日离家,自由自在,风流快活不好吗?#32771;?#20013;恶妻,怎比得上外面温柔体贴的解语花。对了,上次我买你家的地,不是给?#22235;?#20108;十两黄金吗?反正也不急于一时,等下你?#20063;?#22952;再去教坊司一?#23567;!?br />
            朱聪浸:“这个,这个……”

            周楠故意将脸一板:“怎么,舍不得银子,朱兄你吝啬成这样不是大丈夫,某甚为不齿。”

            朱聪浸急红了脸:?#30333;?#26408;,你说这话就生?#33267;耍?#25105;朱聪浸是这样的人吗?你帮了我这个大忙,请你一回也不是不可以。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

            朱聪浸讷讷道:“上次卖地得?#22235;?#37027;二十两黄金,?#19968;?#23478;是知道的。她又将钱退还了子木,说穿了,我身上的金银都是她的私房。?#19968;?#23478;眼睛里只有钱,每一文一厘都算得尽了。这几日我一时手散,已用去了三十多两银子,正愁着如何想她交差,可不?#20197;?#20111;空了。告辞,告辞!”

            说罢,就脚底抹油溜了。生怕慢上一步,就被周楠给拉去了花?#33267;?#24055;。

            看到他狼狈的样子,周楠心中大快。可以想象,朱聪浸今日回去必然受到残酷的家暴。天无二日,家无二主。家庭这个阵地,不不去占领,必然被配偶占领。

            经此打击,朱同学估计在过年之前都会?#36824;?#22312;家中禁足。

            终于可以摆脱这只讨厌的癞蛤蟆了。

            这厮每日赖在我家里,不咬人,膈应人

            打发走了朱聪浸,天已经黑下去。周楠闲着无事,先是拿了《孟子》背了一个章节,又背了一篇上一期北直隶乡试的中榜范文,心中隐约感觉有些收获,好象摸到了文言文写作的门槛。

            其实,穿越者肉身穿越到古代参加科举,最难的一关是如何用文言写作。

            这事也没有什么捷?#21486;?#19981;外是多看多背多写。

            周楠原本不是个懒散的人,读书对他?#27492;?#20063;不是苦差事。惟?#36182;?#24515;的是老唐这次进京先后大约十天,等他一走,自己就要正式拜在王世贞门下学习制艺。

            这个王世贞家遭大变,性格偏激,不是个好相处的。

            周楠今天得罪他实在有些狠,?#19978;?#26410;来读书的日子不会太愉快。得提前恶补学业,务必让王老师挑不出错,?#20063;?#21040;借口体罚?#20063;?#22909;。

            读了半天书,周楠实在累了,就洗脚上了床。

            他用手抱着头,心中想,这次没能做成唐顺之的学生,成为心学掌门的嫡系传人虽说叫人失望,可能够做王世贞的学生也不错。

            在真实的历史上,王世贞过几年会出任浙江左参政、山西?#24202;?#20351;,这可是高官的高官。到万历时期又出人任湖广?#24202;?#20351;、广西?#20063;?#25919;使,郧阳巡抚。到这一阶段,他已经是标准的封疆大吏了。

            后因恶了万历年间的首辅张居正?#35805;?#24402;?#19990;錚?#24352;居正死后,王世贞起复为应天府尹、南京兵部侍郎,累官至南京刑?#21487;?#20070;,卒赠太子少保。

            从这人的履历来看,简?#26412;?#26159;成功人士的模版。?#23548;?#19978;,王世贞在隆庆、万历年间就是士林和文坛的领袖人物,门生故吏遍天下。

            而且,他出身苏州望族。

            苏州?#22235;?#35835;书,出过无数高官名臣,用一句话概括,我做了他的学生,也算是出身名门,有一个山头可以依靠。

            从这一点看来,比拜在唐顺之门下的?#20040;?#35201;多得多。

            想到这里,周楠突然兴奋起来。

            这一兴奋,竟至失眠,到三更天才朦胧睡去。

            在朦胧中,周楠突?#24187;?#35265;自己真躺在一个?#21402;?#22899;子的绣床上大肆征伐。

            正得趣,突然,那女子面容一变,变成九公子模样,恶狠狠地说:“欠债还钱,无钱肉偿,千里江陵。”

            周楠这一惊非同小可,瞬间醒过来,窗外已是天光大亮。

            感觉裤子上湿漉漉,粘忽忽。

            周楠心叫一声晦气,这才想起,自己自?#27704;?#24320;?#31383;?#36827;京这么长时间,日子过得?#35757;?#24050;一月不知道肉味。所谓水满则溢,非人力可以抗衡。

            只是,我应该梦见那日教房司的妖娆女子才对,梦见九公子那个男人婆,感觉怪怪的。

            梳洗毕,吃过早饭,周楠照例去了行人司。

            锁厅不成,他也想明白了。反正自己也就是个摆设,也没人管。大不了每日?#27492;?#26469;报个到就走,也不耽误功夫。

            刚到行人司,直属周楠的那个书办就殷勤地过来侍侯,又是烧水泡茶,又是送上茶点。

            忙碌完之后却不走,反拿了一张已经看不出本来颜色的毛巾逮着桌椅茶几反?#24202;?#25325;。

            书办姓郭,是个四十来岁的徐州人,秀才功名,进行人司做书办已经有些年头。这?#22235;?#34955;已经全秃了,因为屋中地暖烧得热,加上周楠这个上司又没有什么架子。郭书办索性摘掉了帽子,给油光锃亮的顶门心透透气。

            周楠被他的脑袋晃得眼花,心中也是疑?#34758;?#33258;己丧门星的外号已经传到行人司里来,不但别的同僚,就连手下对他也是敬而远之,通常是在屋中呆上一天也看不到人。

            这郭书办今天却怪,尽往自己眼前凑。

            周楠心中记挂自己的学业,本打算来点个卯就回家去背书,有郭书办在,倒不好意思溜号。

            就问:“郭书办,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坐下说?#21834;!?br />
            郭书办顺势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然后左右看了看,见再无旁人,才低声问:“行?#22235;?#26377;没有觉得这几日司里的人少了许多,却知是何缘故?”

            周楠:“究竟是什么原故?”

            郭书办:“已是年末,正好是我司京察之期,行人们都在上下活动,周行人也须早做?#24613;浮!?br />
            周楠心中大奇:“这岁考三年一期,不是去年才考完,怎么今年又考……不对,是前年考完。?#27604;?#24180;王若虚去安东,顺便又去河南,就是外派考核。?#23548;?#19978;,他得到?#20843;?#30340;日子是前年。

            郭书办回答说:“周行?#22235;?#24536;记了,外官是三年一考,京城各大衙门是六年一考,算起来今年正好六年期满。因而,司中行人们这几日都出去了。”

            “原来如此。”周楠这才明白过来,难怪这一阵子司里的人这?#27492;担?#21407;来都跑出去捞政绩完成目标任务了。

            他在行人司只是个摆设,司里有事别人也不会找他。而且,周楠前一阵子被抽调去清丈京城冒隐的?#20160;?#33258;然不在委派之例。

            见周行人一脸满不在乎的样子,郭书办就急了:“行?#22235;?#36824;是讨个差使吧,这次京察可关系到官员们的升迁黜陟,若是没考过后果不堪设想。”

            周楠经他提醒,面色大变。自己以秀才而行人,破了非进士不得为行人的规矩。司中所谓的正人君子们对他也是诸多?#20598;罚?#24680;不得立即将他赶回老家去。

            ?#27492;担?#22238;家去读书正合周楠的心意,拿钱不干活的工作谁都愿意做。问题是,这次京察如果?#36824;?#20851;,自己头上这个官帽子就要被摘掉。以后就算中举人中进士,再想进这种升官快的部门也没有可能。再说,就算自己刻苦读书,又有王世贞指导,也未必就中得了举人,科场上的事情谁说得清楚呢?

            没有行人这个官职,自己的后路就断了。

            自己到行人司这半月,手上根本就没有事功,这次京察肯定要得过下下的评语。

            周楠猛地跳起来:?#20843;?#24471;是,本官这就去找秦司正讨个什么奉旨传诏,慰问大臣的差事。对了,严世蕃不是病得很重吗,要不我代表朝廷去慰问一下。”

            看到周行人色变,郭书办摸了摸光亮的脑袋,心叫:周大?#22235;?#30693;道着急了吧,早干什么去了?别的书办跟着行人办差,到地方上吃香喝辣。我跟了周行人,不但一点?#20040;?#20063;无,反陪着挨了李伟一顿打,真是晦气。

            行人司,顾名?#23478;?#23601;是个跑腿的部门。平日里为朝廷传旨,抚?#30475;?#33251;,到地方主?#26088;?#31040;,别的部院办差的时候人手?#36824;?#21448;要抽调过去协助,准一个万花筒万金油。

            司中每个行人手下都配备了一个书办。

            这些书办的来源大多是地方上的官学学生,比如国子监里老是出不了监的监生。来行人司当差,一是吃些俸?#26179;?#25345;生计,而是熬到一定年限之后?#20284;?#22909;可以补个杂流。

            看周行人在衙门里受?#20598;?#30340;样子,郭书办感觉自己的前程怕是要受到自己大人的牵累。他和周楠是一根线上的蚂蚱,同气连枝,一体同心。

            郭书办没好气地说:“探视小阁老的差事早就有人领了,属下想了想,行人可去司正那里讨一个差事,一准能成。”小阁老是何等人物,这种讨好他的没差,别人都抢着去做,能轮到你?

            周楠:“什么差事?”

            郭书办:“北直隶各州府官学十月九日,祭拜大成至圣先师。”
        pc蛋蛋刷蛋器
        <dl id="px3ea"><s id="px3ea"></s></dl>
      3. <dl id="px3ea"><ins id="px3ea"></ins></dl><output id="px3ea"></output>
        <dl id="px3ea"></dl>
        1. <output id="px3ea"><ins id="px3ea"><nobr id="px3ea"></nobr></ins></output>
            <li id="px3ea"><ins id="px3ea"><nobr id="px3ea"></nobr></ins></li>
          1. <output id="px3ea"><font id="px3ea"></font></output>
          2. <dl id="px3ea"><font id="px3ea"><nobr id="px3ea"></nobr></font></dl>
            <dl id="px3ea"></dl>

            <dl id="px3ea"><bdo id="px3ea"><nobr id="px3ea"></nobr></bdo></dl>
            <dl id="px3ea"></dl>
            <dl id="px3ea"><s id="px3ea"></s></dl>
          3. <dl id="px3ea"><ins id="px3ea"></ins></dl><output id="px3ea"></output>
            <dl id="px3ea"></dl>
            1. <output id="px3ea"><ins id="px3ea"><nobr id="px3ea"></nobr></ins></output>
                <li id="px3ea"><ins id="px3ea"><nobr id="px3ea"></nobr></ins></li>
              1. <output id="px3ea"><font id="px3ea"></font></output>
              2. <dl id="px3ea"><font id="px3ea"><nobr id="px3ea"></nobr></font></dl>
                <dl id="px3ea"></dl>

                <dl id="px3ea"><bdo id="px3ea"><nobr id="px3ea"></nobr></bdo></dl>
                <dl id="px3ea"></dl>
                旧版本捕鱼单机游戏 体彩481对子技巧 重庆时时开奖号破解 免单114 秒速赛统一吗 深圳风采中几个才有奖 大乐透摇奖机模拟选号彩乐乐 为什么游戏厅那么多人捕鱼 广西省快3走势图 淘金农场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