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px3ea"><s id="px3ea"></s></dl>
  • <dl id="px3ea"><ins id="px3ea"></ins></dl><output id="px3ea"></output>
    <dl id="px3ea"></dl>
    1. <output id="px3ea"><ins id="px3ea"><nobr id="px3ea"></nobr></ins></output>
        <li id="px3ea"><ins id="px3ea"><nobr id="px3ea"></nobr></ins></li>
      1. <output id="px3ea"><font id="px3ea"></font></output>
      2. <dl id="px3ea"><font id="px3ea"><nobr id="px3ea"></nobr></font></dl>
        <dl id="px3ea"></dl>

        <dl id="px3ea"><bdo id="px3ea"><nobr id="px3ea"></nobr></bdo></dl>
        <dl id="px3ea"></dl>
        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闲臣风流 > 第三百五十四章 款子拨下来了
            且说周楠告别他认为的那个嘉善公主,也不回家,又一路急行回到了道录司。

            手中的这些卷宗毕竟关系到自己的身家性命,今夜遭遇可谓是穿越到明朝之后所遇到的最大危急,不能不小心。

            此刻的他已经没有心思在回家去,还是先看看这东西再说。

            走了一气,直走出一身热汗。

            回到衙门之后,刚进侧门,却见签押房里亮着灯,史文江正端坐在案前看着公文。

            长案上的文书挡案堆积如上,两个书办正满头是灰地不断将卷宗送过来。

            大半夜的,这个史师爷不回家睡觉吗?周楠心中奇怪,走进签押房问:“文江,你在做什么?”

            “啊,大人也没回府?”史文江一挥手让两个书办退下:“今日就到这里,你们下去了吧!”

            两个书办如蒙大赦,面带哀怨地走了。

            待到司中再无他人,史文江严肃地说:“大人,在下忝为你的幕宾,自?#28784;?#23454;心用事,为东主效力。我以前也没?#24615;?#37096;院中当过职,司中事务一无所知。自?#28784;?#25235;紧了熟悉公务,混饭吃可不是我做事的方式。是的,大人和家父是?#24615;?#28304;,?#36864;?#25105;史文江混天?#28909;眨?#30475;在他?#20808;?#23478;的面子上,司正想必也不会拿我怎么样。但在下自己心中那道坎先过不去,君子岂能事嗟来之食?”

            周楠心中感慨,史知县当初是何等懒政怠政,无为而治的一个人,却不想生了这么一个儿子,倒是怪事。

            “文江,也不可太操劳了。对了,你好象?#24616;?#22330;上的事甚是清楚?”

            听到周楠问,史文江回答说:“以往家父在外做官留我在老家读书,在下没有读书科举的天分,又喜动不喜静,就四出游学。后又因为盘缠用尽,给几个知县、知府做过幕僚,官场上的事情自然知道一些。”

            周楠微微吃了一惊,想不到这史文江二十出头年纪,竟然有着丰富的幕僚工作经验。也对,古人成熟得早,十六岁?#36864;?#26159;成年人了。不像后世的快乐肥宅,三十岁了,依旧是社会主义巨婴。

            “文江,以前可做过刑名?”

            史文江:“以前在四川臬司衙门做过半年书办,因为和同事不睦,?#22812;?#32780;去,刑名上的事情倒是知道一些。”

            周楠就将手头的卷宗递过去:“你看看这东西的真伪。”

            史文江接过来仔细读起来,他知道周楠递给自己的东西应该非常要紧,一反先前的一目十行,看得很慢。又反复查验了印鉴,很快,半柱香的时间过去。

            然后惊讶地抬起头:“这是大人以前的刑案卷宗,怎么拿到的?”

            “你别管,就说是不是真的?”周楠急问:“会不会留底?”

            史文江:“刑部的印鉴都对得上,包括当年负责慎刑的右侍郎的签押都是真的,假不了。这种卷宗除了地方上会保留档案外,刑部就只有一份,这事我清楚。”

            周楠松了一口气,又问:“文江,你说如果?#21307;?#36825;份档案销毁了,不会有后患吧?”

            史文江:“命案卷宗是应该长期留档的,不过,因为年生太旧,虫蛀鼠咬毁坏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没?#35828;?#30495;的。”

            周楠心中那块石头这才落了地,叮嘱史文江早点歇息后就回到了自己的公房里,将所有卷宗一把火烧成?#21307;?br />
            至此,以往那个周秀才在这个世界上的一切痕迹才彻底被自己给抹杀了。

            史文江穷得狠了,在京?#19988;?#27809;有住处,又是个?#19981;?#20570;事的人,索性就住在司里的公房里。

            当夜,签押房里的灯亮了一宿。公房又靠着签押房,光污染厉害。

            再加上广福观里的道士们大夜里不知道是在做功课还是在搞什么封建迷信活动,又是打响器又是唱经,竟让周大人?#34892;?#22833;眠。

            他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水者不着,到黎明时才打了个盹。朦胧中,他梦见云娘到京城来和自己团聚了,两人正有说?#34892;?#22320;在什刹海边散步。

            正在这个时候,前面突然冲出来一彪人马,竟将他与云娘冲得险些跌倒在地。

            周大人大怒,喝道:“什么人?#39029;?#25758;本官,还反?#22235;?#20204;?”

            “长公主、驸马都尉的车驾你?#19988;?#25954;阻拦,不想活了?”来的那群人也不服气,厉声呵斥:“一个小小的六?#20998;?#40635;官又算得了什么?”

            是嘉善公主,我们的周大人吃了一惊,这可惹不起。好汉子不吃眼前亏,就忙牵了云娘的手避到路边。

            定睛看去,果然是那个端正秀丽的妇人,依旧是那么美,正?#21917;?#21326;贵地坐在一辆华丽的车上,和驸马说笑着。

            突然,那个驸马转过头看,死死地盯着周楠。

            那人,竟和周楠长得一模一样。

            他突然朝周楠微微一笑,笑得是如此的诡异。

            接着,就厉声吼道:“抓住他,抓住那个囚徒!”

            是周秀才,绝对是周秀才,他不是死了吗……怎么会……

            周楠大叫一声,猛地从床上坐起来,发现自己浑身都被冷汗沁透了。

            他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噩?#21361;?#21487;怕的噩?#21361; ?br />
            看了看窗外,天色已经朦胧亮开,估计已经到了卯时,也到了在京四品以上官员上早朝的时候。虽说嘉?#23500;实?#24050;经几十年不早朝,可议事还是要举行的,官员们大不了对着空龙椅拜上几拜。

            反正大明朝的?#23454;?#22312;文官心目中就和庙里的佛像一样,他出不出席都无所谓,礼不可废除。

            这个时候在睡回笼觉也睡不着,周楠就穿好衣裳到了签押房。

            史文江却不在。

            一问,书办回答说史先生去礼部公干,将今年年初?#20837;呵?#20837;库,总共四百两。

            “道士们的?#20837;?#20170;年已经考了啊,如果再卖?#20837;海?#22909;象?#34892;?#36829;制。”周楠心中暗想:“咳,这是裕王的事,我替他瞎操什么心?”

            明朝僧道的?#20837;?#19981;?#27809;?#38065;,每份只收一两银子的工本份,放着这么大一座金山不挖,确实?#19978;?#20102;。

            前头说过,道录司是个?#25042;?#21333;位,可并不代表就需要直接?#38405;?#38401;负责。毕竟,道录司的品级太低,需要有个婆婆管着。

            僧录司、道录司涉及到信仰问题,自然归负责意识形态工作的礼部管辖。

            礼部自称六部之首,其实穷得很。僧道两司每年办?#20837;海?#21644;交坊司的脂粉钱是他们重要的财源。

            礼部是徐阶的基本盘,难怪周楠过来做这个司正这么容?#20303;?br />
            明天就是嘉?#22797;?#37294;的日子,道录司一点?#24613;?#37117;没有,如何是好?

            周楠有点发愁,回书房办了半天公务,也没个见教。

            正在这个时候,史文江兴冲冲地跑进来:“大?#22235;?#24590;么还坐得住,明日打醮可?#24613;?#22909;了?”

            周楠将手一摊:“没款子,弄不成,本官已经等着?#24616;?#33853;了。”

            ?#20843;?#35828;没钱,款子拨下来了。”史文江高?#35828;?#35828;:“先前去礼部办差,在下想,来都来了,索性去司礼奸问?#26159;?#30340;事情。大不了被负责此事的陈洪一通训斥,赶将出来,反正我也没什?#27492;?#22833;。却不想去了之后,陈洪那?#35828;?#26159;?#25512;?#23558;钱尽数发了下来,总共三万两。”

            “三万两,够了,够了。”周楠高?#35828;?#25619;着手:“文江,辛苦你了。”

            在史书上,陈洪就是个小人。

            同他接触,周楠是小心有小心,生怕一个不防就着了他的道儿。

            对他所说过的话,自然是不信的。

            想不到陈洪昨夜竟然大方地将刑案卷宗给了自己,今天更是拨下了款子。

            陈公公倒是个信人。

            试想,换成自己是陈洪,天大一个把柄握在手中,自?#28784;?#25343;捏一辈子。

            可见,古?#35828;?#20013;,无论是好人坏人,君子小人,对于信义二字却是看得极为要紧的。

            他突然想起一事:“文江,你昨夜几时安歇的,不可太操劳啊!”

            史文江:?#26696;?#26412;就没睡,对了,大人。明日斋打醮何等要紧,只剩今日光阴,还是早做?#24613;浮?#25105;已经备好车马,咱们还是去神乐司走上一趟吧。另外,京城几个道观也要去去。”

            周楠振奋起精神:“好,咱们走。”

            ?#23454;?#30340;封建迷信活动自?#28784;?#21150;得小心,明日又是周楠第一次在正式场合觐见?#23454;郟?#24515;中不觉有点小兴奋。

            事务繁杂,忙到下午申时一切才弄妥当。昨夜根本就没有睡好,周大人只感觉两眼干涩发痛,走地路来云里雾里好象是踩在棉花上。

            因为睡眠不足,?#28304;?#20063;不灵光,别人说一句话,他要想上片刻才能弄懂其中的意思。

            反观史文江,却神采熠熠,走起来一阵风,说起话如洪?#21360;?br />
            这?#21496;?#21147;怎么这么足,年轻就是好啊!

            不对,本大人也只比他大八岁,人和人的差距怎么这么大呢?

            周楠心中气苦:文江同学,别看你现在跳?#27809;叮?#20320;总有一天会变成我这样的。

            今天实在太累,吃晚饭的时候周楠眼皮直打架。

            待到饭饱酒足,他将款子一扔就要回屋睡觉。安婆婆又来进谏:“大老爷,如夫人身子已重,实在不能侍侯你了。”

            周楠这才想起前番,就是武员外送家信来的那日,自己和荀?#21152;?#23454;在忍不住亲热了一回。这事安婆知道后,自然是大为不满。

            荀?#21152;?#24050;经到了大出怀的时候,肚子高高坟起,是个典型的孕妇了。

            周楠想了想,自己上次也实在是太不妥当了。

            就点头道:“知道了,本老爷答应你一年之内不会去?#21152;?#23627;的。”

            他累成这样,?#36864;?#26377;美人在旁也是有心无力呀!
        pc蛋蛋刷蛋器
        <dl id="px3ea"><s id="px3ea"></s></dl>
      3. <dl id="px3ea"><ins id="px3ea"></ins></dl><output id="px3ea"></output>
        <dl id="px3ea"></dl>
        1. <output id="px3ea"><ins id="px3ea"><nobr id="px3ea"></nobr></ins></output>
            <li id="px3ea"><ins id="px3ea"><nobr id="px3ea"></nobr></ins></li>
          1. <output id="px3ea"><font id="px3ea"></font></output>
          2. <dl id="px3ea"><font id="px3ea"><nobr id="px3ea"></nobr></font></dl>
            <dl id="px3ea"></dl>

            <dl id="px3ea"><bdo id="px3ea"><nobr id="px3ea"></nobr></bdo></dl>
            <dl id="px3ea"></dl>
            <dl id="px3ea"><s id="px3ea"></s></dl>
          3. <dl id="px3ea"><ins id="px3ea"></ins></dl><output id="px3ea"></output>
            <dl id="px3ea"></dl>
            1. <output id="px3ea"><ins id="px3ea"><nobr id="px3ea"></nobr></ins></output>
                <li id="px3ea"><ins id="px3ea"><nobr id="px3ea"></nobr></ins></li>
              1. <output id="px3ea"><font id="px3ea"></font></output>
              2. <dl id="px3ea"><font id="px3ea"><nobr id="px3ea"></nobr></font></dl>
                <dl id="px3ea"></dl>

                <dl id="px3ea"><bdo id="px3ea"><nobr id="px3ea"></nobr></bdo></dl>
                <dl id="px3ea"></dl>
                3分赛结果 3d之家缩水 有天津时时的平台 时时彩后三3胆2期必中 广东快乐时时 22选5福建开奖 重庆时时2期必中计划 广西快3中奖规则 云南时时前三走势图 群英会20选5绝密算法